日本人应该拍什么样的抗战片,回日本后遭不公对待

qy8com千赢手机版 2

qy8com千赢手机版 1

“日本八路”老照片:鬼子变身八路军的故事(组图)–原载:加拿大华人网

qy8com千赢手机版 2

前田光繁拿出放大镜阅读《人民日报》8月13日刊登的采访另外一位日籍八路军老战士小林宽澄的报道。

2014年9月1日,中国民政部公布了300名著名抗日英烈和英雄群体名录,日本人宫川英男位列其中。抗日战争中,中国人民博得了国际社会和各国人民的广泛支持,“在华日人反战同盟”就是其中一支特殊的国际主义队伍,他们被中国老百姓称为“日本八路”。这是一段尘封多年的历史,是一群“日本鬼子”变身“日本八路”的故事。

今年9月30日是我国首个国家法定的烈士纪念日,早些时候,民政部公布第一批抗日战争300名抗日英烈名录,其中,以反战人士身份为中国人民抗战事业英勇捐躯的宫川英男是唯一的日本人。从侵华日军转身成为“日本八路”,宫川英男的一生颇为传奇,事实上,抗战中不乏这样弃暗投明的日本籍反战人士。他们受到中国人民友好情感的感染与正义斗争的感召,跨越了狭隘的民族主义界限,他们中不少人返回日本后即便遭遇不公正对待,仍积极倡导中日友好。

原标题:感谢八路军使我获得新生

宫川英男,1918年生,在日本侵华战争末期被俘,经思想改造后自愿参加八路军,并加入了中国共产党。随后,宫川英男成为日本反战同盟的一员,参与对日军的策反等工作。1945年,在日军围剿中,举枪自尽,时年27岁。

“日本八路”为抗战牺牲

一位满头白发、慈祥和蔼的老人用手滑动着轮椅,缓缓进入房间,一边用中文说着“你好”,一边握住了记者的手。

作为侵略者,成为俘虏是一件极度危险的事。日本兵则以极难被俘著称——受武士道和法西斯精神的教育,日本士兵通常至死不肯缴械投降。1937年10月八路军总部发布俘虏政策的命令,“不杀,优待,放归”。

被列入中国抗日英烈名录的宫川英男是在华日籍反战斗士的代表。他原名宫川启吉,1918年出生于日本山梨县。1939年,在日本国内“全民皆兵”的战争狂热气氛中,家境贫困的宫川应征入伍,成为日本陆军第32师团一员,并于当年踏上侵华战场。1941年夏,宫川所在连队被八路军伏击,宫川被俘虏。被俘之初宫川顽固拒绝认罪,多次想要自杀。后来在八路军的感化和日本在华反战人士的教育改造下,宫川思想转变,自愿加入八路军,并加入日本共产党,担任“日本士兵觉醒同盟”冀鲁豫边区协议会副委员长兼冀鲁豫边区参议员。

这位99岁的耄耋老人名叫前田光繁,是第一批加入八路军的日籍战士。8月22日,本报记者前往兵库县神户市一家养老院,对前田进行了独家采访。前田不仅是第一批日籍八路军战士,而且还在华北敌后抗日根据地成立了第一个日本人反战组织。

1939年1月2日,日本战俘杉本一夫(原名前田光繁)、小林武夫、冈田义雄3人,宣布自己参加中国八路军,成为抗日战场的第一批“日本八路”。1939年11月7日,杉本一夫发起建立了华北日本士兵觉醒联盟。这是中国战场上,日本俘虏转变立场后成立的第一个日本人反战组织。此后,反战组织陆续建立,遍及敌后抗日战场。

1943年,宫川被派遣到山东长清县开展工作,主要区域为济南到泰安铁路一线。在八路军敌工干部掩护下,宫川深入日占区进行各种反战宣传,据中国抗战老兵回忆,宫川“看起来文弱”,但勇敢坚决,敢于接近敌军据点等危险地区。他制作的《士兵之友》《士兵的呼声》等宣传材料内容情感真切,在瓦解日军斗志方面发挥巨大作用。宫川也因此成为日军“重点缉拿对象”,据说悬赏价值一架飞机。1945年,宫川等人在根据地村庄被日军包围,在敌人搜捕中,宫川奋起反抗,开枪自尽,时年仅27岁。他的中国战友们冒雨拼命夺回他的遗体,将其下葬。1980年,宫川的灵柩被移至山东省长清县烈士陵园,并树碑纪念。

经过半年多教育,认清日本侵华战争本质

1940年,延安方面政策大调整,提出了“教育后劝其回归,选择少数进步分子,给予长期训练”的指示,也就是“教育、训练任用”的原则。日军俘虏一旦被留下,给予优待。

宫川为中国人民的抗战事业献出生命,还有一些“日本八路”则一直奋战到战争结束。如现担任日本“八·四会”会长的小林宽澄。小林出生于1919年,1939年应召入伍,次年被派往中国,1941年在山东牟平县被俘。在八路军的教育和感染下,小林也弃暗投明,成为“在华日本人反战同盟”一员,并加入中国共产党。抗战结束后,小林还前往东北参加解放战争。解放后,他在济南市人民政府担任干部,专门负责日侨工作。他在中国娶妻生子,妻子是解放军四野部队中的一名日籍女护士。直到1955年,小林才携妻带子回到日本。小林对中国怀有深切感情,回国后一直主张对华友好。

1937年6月,带着去中国淘金的梦想,前田成为满洲铁路所属京汉铁路双庙站的一名职员。1938年7月28日,前田在双庙站被俘。

在华日本人反战活动主要包括两方面内容:对日军的反战宣传,唤醒士兵觉悟;服务于抗日工作的其他战线,如根据地大生产运动、军事技术传授、卫生服务、教育等。

日籍反战斗士遍及各条战线

被俘之后,前田一度不相信八路军不杀俘虏。“与其当俘虏受侮辱,毋宁自杀殉国”,所以前田一直想自杀。当时,前田每顿饭是馒头,炒菜里有肉,而与他在一起的八路军指战员却是天天小米饭加野菜汤,他百思不得其解:怎么俘虏反而吃得更好?

冀南支部有个叫秋山良照的盟员,他靠着简陋的印刷条件,和战友们编写印制了大量宣传品,全部散发给日军士兵。秋山抓住日兵的心理,经常与他们通信谈心。到1942年8月,秋山良照收到的日兵回信,累积起来有一尺多高。

抗战时期,中国活跃着相当数量的日籍反战人士,他们的主要来源是被俘的或因不堪长官虐待而投诚的日军士兵,还包括流亡中国的日本共产党党员与左翼人士。到抗战结束前,在华的日籍反战人士保守估计近1500人。他们从事的反战宣传产生可观效果。在日本侵华部队中,因为日籍反战人士的宣传而出现的厌战、内讧和逃亡现象逐渐增多,并形成滚雪球式效应。

后来,前田来到位于太行山深处的八路军129师师部所在地。在那里,前田与曾留学日本的129师政治部敌工科科长张香山同住一孔窑洞。张香山不分昼夜、耐心地给前田讲述八路军是一支怎样的军队;讲“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和不杀俘虏的政策;讲日本军国主义的侵略本质和最后胜利一定属于中国。前田的头脑虽然有些开窍,但仍认为当俘虏是最大的耻辱,脑子里满是自杀的念头。

上战场喊话是一项特殊的反战活动。盟员要躲避战火,跑到炮楼边,高声向同胞叫嚷:“日本打不赢!”“日本军阀才是我们的敌人!”“你们都是劳苦大众啊!”

由于中国共产党有效的思想教育和统一战线政策,在敌后战场,日本人反战组织非常活跃。1939年1月,在山西省武乡县王家峪村,日军俘虏杉本一夫、小林武夫、冈田义雄在八路军前线司令部新年集会上宣布加入八路军,成为最早一批“日本八路”。当年11月,杉本一夫等7人在山西省辽县建立“日本士兵觉醒联盟”,这是中国战场上第一个日本人反战组织。1940年5月,在日本共产党总书记野坂参三的指导下,被俘日军士兵森健、春田好夫等人建立“在华日本人反战同盟”延安支部,1943年2月改组为“日本人民解放联盟”,到1944年,该组织在敌后战场已有17个支部,范围覆盖整个华北和中原地区。

“我建议你先了解一下八路军,好不容易来了,体验一下我们的生活有什么不好,日本不是有句俗话说‘舍命最愚蠢’吗?不要急,可以多用些时间慢慢考虑,如果你想回去就让你回去!”张香山耐心地对前田做工作,不仅对他进行开导,还送给他几本日文版的马列主义基础理论和日本进步小说。此后,前田慢慢意识到中国是在自卫,日本是侵略者。

有统计称,从1939年7月反战组织成立,到1945年8月抗日战争结束,为了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而献出生命的在华日本人反战同盟成员,有名可考的36人。近日公布的抗日英烈宫川英男,便是其中一位。

1942年,“在华日本人反战同盟”确定多条反战宣传方针,包括利用日军士兵的思乡情,宣传八路军“不杀俘虏”政策,鼓励弃战投诚;鼓励日军基层士兵反抗长官,激化官兵内部矛盾;唤醒日本士兵的无产阶级革命意识,使其认识到侵略战争反动性。他们的三大“杀手锏”是阵前喊话、散发传单、寄送慰问袋和信件。1943年,日籍反战人士在八路军和新四军作战地区散发传单百万余张,内容多为回忆日本故乡和说明时政形势,“以情以理,双管齐下”。前被俘日军士兵还给自己原连队战友写信,获得回信的几率少则1/10,多则达1/3。每逢节日,他们还会向日军士兵投送装有笔记本、肥皂的慰问袋。尽管日军严令禁止,但还是有不少日军士兵留下这些“自己人”的东西,并相互传阅。日本左翼团体研究称,在抗战中后期,日籍反战者的“基层策反”对日军士气造成有效打击。

在一次行军转移时,他亲眼看到一个被日军洗劫后的村庄,房子全被烧光了,无辜的老百姓也遭到残杀。前田说:“两国军队打仗为什么要残杀老百姓呢?我作为一个日本人,感到很羞耻,也很气愤……”亲眼所见的事实促成前田最终觉醒。经过半年多的教育,前田终于认清了日本侵华战争的本质,最终决定站在中国人民一边,反对这场野蛮的战争。

在正面战场,日本人反战组织也迅速发展,其主要领导者是着名左翼作家鹿地亘。他筹建反战组织的努力,得到周恩来、郭沫若等人的协助和关心。1939年12月,“在华日本人反战同盟”西南支部在桂林成立,成员包括鹿地亘等10人。组织成立后,鹿地亘立即率成员北出昆仑关,冒着炮火在阵地上对日军喊话。1940年,“在华日本人反战同盟”重庆总部成立。同年,该组织反战剧《三兄弟》的巡演被时任国民党军政部长何应钦叫停。1941年8月,国民党方面以“存在思想不当”为由强行解散该组织,将除鹿地亘之外的成员关进贵州镇远的战俘营,并对他们实施隔离监视,此事也被称为“小新四军事件”,令国内外舆论哗然。后来国民党在政治部内部设立“鹿地研究室”,安排鹿地亘等少数几名日方人士收集日方情报。但大多数反战组织成员一直被国民党拘禁在战俘营,不少人因疾病折磨而死,到日本投降前夕大约剩余170人。

成立在华日人反战同盟,加强反战工作

回到日本多遭不公对待

前田永远忘不了1939年1月2日。那天下午,在八路军野战司令部等召开的元旦集会上,前田光繁、小林武夫、冈田义雄3人登台,感谢八路军使他们获得了新生,要求参加八路军,并表示坚决反对日本法西斯的侵华战争。

战争结束后,“日本八路”和左翼反战人士纷纷归国。他们大多数人成为和平主义者和对华友好人士,通过着书、报刊撰文和演讲等形式继续进行宣传。他们真切体会过战争的残酷与侵略战争的非正义性,因此有“一定要和中国友好相处”的坚定立场。另外,他们对中国人民以德报怨的宽广胸怀印象深刻,小林宽澄等人回忆说,他们放弃侵略者身份后,中国人民原谅并接纳他们,老百姓将他们当成宾客,为他们省出口粮,通宵站岗放哨,甚至为掩护他们献出生命。这些日籍反战人士成为中日友好的坚决捍卫者,是“对中国人民最善良情感和关照的回报”。

当前田宣誓完毕后,八路军总司令朱德走上讲台,与他们握手,并表示,“我代表全军,欢迎3位日本青年参军。这3位日本青年参加我军,证明了我军俘虏政策的正确。今天只有3个人,明天便会有几十人、几百人……”

“日本八路”们回国后多数遭遇不公正对待,杉本一夫、小林宽澄等人被贴上“叛国者”和“赤化分子”标签,长期受政府监视,并因此找不到工作。不少在华反战同盟成员只能打零工度日,老年贫困潦倒。他们还经常遭受极端民族主义分子的骚扰,甚至是人身威胁。近年在日本社会总体保守化的背景下,这些日籍反战人士更加受到排斥。他们当中一些人表示,并不在意被视为“异类”乃至“叛徒”,他们所顾虑的是,在他们逐渐老去,离开这个世界后,那些没有经历过战争,甚至“将战争当作儿戏”的日本人,会如何看待自己的历史,如何处理自己与邻国人民的关系,那是相当值得担忧的。

就这样,前田等3人成为中国抗日战场上最早的日籍八路军战士。回忆起这段经历,前田经常说:“八路军是其他军队无法相比的不可思议的军队。一到八路军的部队,就会被他们的优良作风吸引住,再也不想离开这支队伍。能参加八路军是一生的幸福。”

此后,前田一边勤奋学习,一边努力工作。他书写对日军宣传的日文传单,管理和教育新来的日本俘虏,帮助八路军敌工干部学习日语。

1939年11月7日,前田等7人在八路军总部成立了觉醒联盟,并创办机关刊物《觉醒》,以进一步加强反战工作。这是在华北敌后抗日根据地成立的第一个日本人反战组织。消息很快传遍了八路军、新四军,传遍了各个抗日根据地。随后,日本人反战组织陆续建立,遍及敌后各个抗日根据地。在前田的领导下,觉醒联盟编写、印刷、散发了100多种宣传品,使不少日本士兵醒悟过来。

1942年,前田奉命奔赴延安日本工农学校学习,并担任了教员兼学校的政治干事。前田将自己在太行山负责觉醒联盟工作的经验用于学校的政治工作之中,使学员的进步更加显着。同年8月,觉醒联盟改名为反战同盟,前田出任在华日人反战同盟华北联合会会长。1944年,在华日人反战同盟华北联合会又改名为日本人民解放联盟。

1945年日本投降后,前田离开使自己脱胎换骨、重获新生之地延安,来到东北,参加了“日本人管理委员会”的工作。后来,前田又奉命前往东北航空学校工作,担任日工科长。由于航空学校的教员、技师、飞行员都是原关东军日本航空教练大队的成员,前田负责他们的政治思想工作,帮助他们培养出中国空军第一代飞行员。1953年,由于工作的需要,前田又来到马列主义学院第二分院担任教务处副处长。

“作为一名日籍八路军战士,感到终生荣幸”

1958年,前田和妻子以及一双儿女返回日本。由于在中国当过八路的经历,前田受到日本政府相关部门的调查与跟踪,也是因为这个原因,他一直找不到正式工作,只能靠打零工养家糊口。虽然生活清苦,但前田从不放过任何参加各种集会的机会,还积极去日本的大学、中学演讲,讲述日军的侵略罪行,讲述八路军的人道主义,呼吁珍视日中友谊。

由于没有正式工作,前田退休后的养老金也非常微薄,生活十分拮据。尽管如此,每当有关于抗日战争的书出版时,不管多贵,他都会买。几年前,前田将自己收集的10多箱资料邮寄给日本八路军新四军战友会事务局长小林阳吉和中国驻日本大使馆,希望那些珍贵的历史资料得以永久保存,让后人记住那段历史。

2005年9月,前田受邀前往中国参加了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60周年纪念活动。2010年7月,前田再次应邀访华。

去年4月,前田不小心摔了一跤。前田的儿子为了更加方便地照顾父亲,便将他从东京接到了自己居住的神户市,安排父亲住进一家可以进行康复治疗的养老院。当与记者同行的小林阳吉向前田介绍说,小林宽澄将率团赴北京参加9月3日的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活动时,前田接连说了两个“太好了!”“太好了!”

qy8com千赢手机版,记者能够感觉到,前田也十分渴盼赴北京亲眼见证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活动,与中国人民一起庆祝这一重要胜利日,但因年事已高,腿脚不方便,只好忍痛放弃。即便如此,为了表达对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的喜悦心情,好久没有写字的前田硬是克服了右手活动不便的困难,花几天时间,给中国驻日本大使馆相关负责人以及昔日在中国一起工作的战友家属写下了多张明信片和问候信。前田向记者说,写好一张明信片,需要练习10张左右。

采访中,前田多次对记者说:“作为一名日籍八路军战士,感到终生荣幸。我能活到现在,也完全得益于八路军。”“70年前,中国打败日本揭开了世界历史的新篇章。现在,中国作为维护世界和平的重要力量,今后一定能更加强大。”

You can leave a response,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Leave a Reply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