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战争研究,八路军的

图片 37

原标题:长姿势了,“八路”原来是这个意思

早在1927年中共八七会议上,毛泽东就提出了“枪杆子里出政权”的著名论断。抗战时期,中共领导下的各抗日根据地武装斗争,是“敌后对日作战的最高及最基本的形式,也是决定胜负的最基本的条件”。因此,在第二次国共合作达成后,中共在各地努力以“合法名义”扩军。为了实现扩军,首先需要解决人与武器的问题,尤其是武器的问题。因为“有枪就有人,扩军几乎就是扩枪!”然而,中共要在敌后解决武器问题殊非易事。中共山东抗日武装的武器来源,就为我们展现了中共领导的艰苦敌后抗战历程。

问题:八路军的“边区造”手榴弹为什么用的是黑火药?

在敌后艰苦条件下建立自己的兵工业

图片 1

回答:

图片 2

山东人民抗日武装起义示意图

七十多年前的抗日战争,国军还算是拥有一些国内军工厂,如巩县兵工厂、金陵兵工厂、太原兵工厂等,可以为国军提供必要的陆军轻重武器,如中正式骑步枪、82mm迫击炮、马克沁重机枪、仿捷克的ZB-26轻机枪等。这些轻武器从性能对比上来看,并不输于倭寇,不过由于缺乏重装备、空中火力、装甲火力等都是不足,再加上指挥不利,最终导致大量国土沦陷。

中国的抗战从总体上看,是一个落后的农业国对抗一个先进的工业国的进攻,双方军事工业水平差距悬殊。不过国民党方面毕竟得到了大量外国援助的先进武器,共产党领导的敌后抗日根据地根本得不到外援,抗战的条件最艰苦,武器来源如同当年《游击队歌》中所唱的那样“没有枪,没有炮,敌人给我们造。”这是主要取之于敌,靠战场缴获。八路军、新四军同战斗力差的伪军作战,还能有较多的缴获,同有疯狂的武士道精神的日军作战缴获就很不容易,因而也需要自己生产一部分武器。尤其是像手榴弹、地雷这类制造相对简单的武器,主要是根据地兵工厂自己生产的。

收集民间枪支

在抗日战争过程中,处于山西、河北、察哈尔、热河等地的八路局装备补给情况要远远差于国军,甚至还不如阎老西的晋绥军。面对倭寇时,往往火力处于劣势,需要通过缴获来进行武器装备的补给。

图片 3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中共军队接受国民政府改编,迅速向华北前线出动。但首先进入的是邻近陕甘宁边区的山西省,山东省由于距离陕甘宁边区较远,中共主力进入较晚。当时,华北战局急转直下,北平、天津很快失守,日军在1937年10月侵入山东,统治山东达8年之久的国民党山东省政府主席、第三路军总指挥韩复榘却私自率部南逃,致使山东大部沦入敌手。在民族危难之际,中共山东省委根据中共中央和北方局关于发动武装起义,开展敌后抗日游击战争的指示,决定利用山东的民间枪支发动起义,白手起家创建山东的抗日武装。

在这种情况下,当时八路军总部成立了军工部,专门负责在后方进行所有军事装备的生产,为了防范倭寇的反扫荡,军工部的工作原则就是“缩小规模,分散转移”。

1937年八路军出师到抗日前线的3万多部队,只有1万多支过去缴获的杂式枪。至于火炮,八路军只是在山西拾到阎锡山军丢弃的12门75毫米山炮成立了仅有的一个炮兵团,因炮弹无来源只能在关键性战斗中偶然使用。此时,八路军一面利用缴获的武器和搜集民间枪支扩大部队,也在全面抗战初期建立自己的兵工厂。组织这一军工事业的,开始主要是总部直属的流动工作团,全团在1938年就有一千多人,因为随着主力部队流动进行生产,也誉为“驮在驴背上的兵工厂”。

展开剩余92%

军工部下面设置了四个所,其中军工部一所(即黄崖洞军工厂)负责生产50掷榴弹、82mm迫击炮炮弹;军工部二所(西安里兵工厂)负责生产刺刀、50掷榴弹、82mm迫击炮炮弹还有地雷;军工部三所(高峪兵工厂)负责生产刺刀、50掷榴弹;军工部四所(梁沟兵工厂)负责生产步枪、子弹和手榴弹。

图片 4

近代以来,由于山东地区战乱频仍,久经战乱的山东人民积累起了丰富的武装斗争经验,典型表现便是私造、私存枪支弹药以看家自卫。据东平县在1936年的统计,县内29户地主共拥有长短枪910支,拥有私人武装1007人。因此,为了组建山东的抗日队伍,中共山东各地抗日武装在起义前后开始广泛收集民间枪支,方式方法也多种多样,如向国民党地方武装借枪,在国民党溃军遗弃武器后捡枪,动员持枪群众献枪,收编民间武装编枪,甚至卖掉家产积蓄买枪,等等。

图片 5

用土制火炮抗击侵略者的民兵

1937年10月至1938年6月,中共山东省委和各地党组织先后在冀鲁边、鲁西北、天福山、掖县、黑铁山、牛头镇、蔡家栏子、瓦城、徂徕山、泰西、鲁南、鲁东南、湖西等地,成功发动了抗日武装起义。在各地发动起义前后,中共通过上述方式广泛收集民间枪支,不仅在起义之初掌握了一批武器,还使自身的装备逐渐有了一定的改善。例如,中共临淄党组织领导的青年学生抗日志愿军训练团凭借起义时借来的100支枪,在1938年初增加到近千支枪。八路军鲁东游击队第八支队在国民党寿光县政府及其武装溃退时,将其遗弃在弥河以西的武器大部分收集起来,仅用半月时间,也增加到近千支枪。1938年1月,山东人民抗日救国军第五军取得小清河伏击战的胜利,群众在振奋之余,将过去收存的韩复榘军武器、弹药悉数送给第五军,第五军不但用这批武器弹药补充了自己,还有大量余存。

图片 6

当年人们往往称八路军为“土八路”,主要是看外观简朴,武器很差,其实八路军的领导和许多干部并不土。八路军的将领大部分是中华民族优秀的知识分子,从朱德总司令起许多将领都是从国外留学归来的,部队中有学识的青年又是骨干,就是缺少文化的干部也要经过抗日军政大学等学校的培训。以战斗在太行山区的八路军流动工作团而言,成员来自五湖四海,有从欧洲、美国和日本回国的留学生,有从南洋归来的华侨,有国内高等学府的教授和学生,有大城市工业产业的技术人员。

但是,随着中共抗日武装的发展壮大,收集民间枪支的局限性日益暴露:其一,在频繁的武装冲突中,民间枪支也属生存所需的稀缺资源,各方势力对其争夺比较激烈。前述东平县29户地主拥有的枪支,除2支去向不明外,后被土匪劫去51支,国民党军收去70支,日伪军收去155支,余为中共收去。其二,收集的民间枪支种类太杂,质量太差。中共山东省委领导徂徕山起义时,抗日队员手里的武器五花八门,有手枪、匣子枪,也有“汉阳造”、“老套筒”和“土压五”。中共胶东特委领导的天福山起义部队收集的民间枪支也是各式各样,有“十三太保”、“大鼻子”、“红铜翻”、“九连灯”、“单打一”等等。而且,这些枪支的零部件大都残缺不全,不缺部件的,也常出毛病。即便不出毛病,由于枪支类型各异,弹药补给也有难度。其三,在中共抗日武装早期的发展过程中,有许多人是携枪来投,但整体而言还是人多枪少,因此有些自带枪支参军的士兵往往把枪支视为私人财物,不服从部队调配,甚至企图带枪离队。其四,中共为了扩充抗日队伍,收编了部分原国民党地方武装、地主武装、会门武装和土匪武装,导致部队成分过于复杂,时有受编武装叛变事件发生,这在一定程度上削弱了中共山东地方党掌控民间枪支的力度。

在军工部创立初期,由于缺乏生产技术和原材料,各厂生产的火药以传统的黑火药为主,手榴弹弹体也是无法进行锻造加工,所以采用了最简单的铸造方式,而且铸造原料也是最低级的生铁。

图片 7

因此,在中共山东抗日武装走向正规化,尤其是建立基层人民武装后,中共主要依靠动员民间枪支来装备民兵和自卫队,并对请求收编的团体武装持慎重态度。至于中共山东主力部队的武器来源,则另有他途。

图片 8

刘鼎,,男,中国共产党老一辈革命活动家,忠诚的共产主义战士

作战缴获

因此,这种边区造手榴弹在战斗过程中被扔出去火药爆炸后,这个弹体往往只能裂成两半,产生弹片太少,杀伤力远远低于当时的倭寇制式手榴弹。就是这样,这种手榴弹也是供不应求,毕竟有总比没有强。

工作团领导人是八路军军工部部长刘鼎,他都曾在德国、苏联学过军械制造。在工作团中,高级专家又有100多位,大都是东京工业大学、德国柏林工业大学、日本早稻田大学等国际名校毕业的。他们大多出身在富有家庭,看到日本侵略自己的祖国,又看到中共领导的武装才是抗日的希望,因此投奔到经济落后、生活艰苦的根据地山区,谱写了一曲动人的“科技救国”的壮丽篇章。

自红军诞生以来,作战缴获一直是中共军队获取武器装备的重要途径。抗战时期,红军改编为八路军,但依靠作战缴获武装自己的军事传统并未改变。这一传统的保留源于中共山东抗日武装力量的正规化发展和国民党的断绝接济。

1942年开始,军工部组建了自己的化学厂,开始组织技术人员和工人在山区里面试制成功硫酸,并以此为基础成功生产出了硝化棉火药,这就比原先的黑火药威力要强了。在之后的时间,军工部一直不断的提高产量来供应前线部队,到了1945年军工部终于试制成功硝化甘油,并开始正式掌握黄色TNT炸药的工艺,可以为部队生产高爆威力的炮弹、手榴弹和地雷。

图片 9

抗战爆发后,中共中央对山东的抗日武装斗争极为重视,提出要大量发展山东抗日武装,建立民主政权,创建山东抗日根据地,使山东成为八路军在敌后的一个战略基地。但在敌后建立抗日根据地,就需要有正规化的主力部队作为支撑。为此,中共中央主要采取了两方面的措施:一是派八路军主力一一五师入鲁,二是把山东抗日起义部队进行整编为八路军山东纵队。应该说,八路军主力的入鲁和八路军山东纵队的成立,打开了山东抗战的新局面,但部队的扩大和正规化建设对武器装备也提出了新的更高的要求。

战争年代,八路军的坚持抗战精神和自力更生精神可是相当值得敬佩的。

工作团起初转战,主要起到修理缴获的武器,装填子弹和生产手榴弹、炸药的作用。后来为提高产量,又在山西东南的天险黄崖洞建立了兵工厂,在没有电力的情况下主要靠手工作业。当时制造手榴弹、炸药包等,首先需要解决炸药问题,起初利用的还是古代中国人发明的黑火药,八路军的地雷、手榴弹、枪炮等多数仍用它装填,虽然能杀伤敌人却威力有限。

起初,中共将获得武器装备的希望寄托于国民党方面。1937年2月至1937年9月,国共之间围绕抗日合作先后进行了多次谈判,谈判期间,中共提出了补充武器装备的要求。对于中共的武器诉求,国民政府在全面抗战爆发的头两年给予补充了一定数量的军械,但主要以弹药和炸药为主,很少补充枪支及火炮,态度上也是敷衍了事,而在其余的6年里则未发一枪一弹。1939年初,国民党五届五中全会通过了反共性质的决议,八路军再试图从国民党手中获得枪弹的补充基本无望。


图片 10

1940年1月,朱德、彭德怀在一份电文中指出,在国民党限共、防共的政策下,今后国民党将更严厉限制八路军弹药或全不发弹药,因此“以各种方法收买与节省子弹,成为目前最中心最迫切的问题”。1940年5月,中共山东分局书记朱瑞指出,山东纵队在坚持抗战中立下了汗马功劳,需要猛烈的扩兵扩枪,“理应由政府予以特殊补给,借资鼓励”。可事实是,国民政府“不但赏不及于山东纵队,罚且踵至而来,怎还能说得上得到当局的补充?”故最正确而且比较可靠的办法,仍然是“从战斗中夺获敌人的武器”。

这个问题呢就回答到这里吧。

根据地兵工厂手工组装弹药

中共武装作战缴获的首要对象是日伪军。早在中共主力未入鲁之前,山东地方党领导的抗日起义武装已经在采取各种灵活的方式打击日伪军,并时有缴获。中共主力入鲁和八路军山东纵队成立后,山东八路军更是通过袭击、埋伏、抗敌、攻坚等方式积极打击敌军,并取得不俗战绩。据统计,在八年的抗战中,山东八路军作战缴获日伪军长短枪207326支,占八路军总缴获的45.5%;缴获轻重机枪1106挺,占八路军总缴获的14.7%;缴获各种炮955门,占八路军总缴获的74.1%。

如想了解更多军事、航空知识,请关注“老鹰航空”,老鹰航空坚持原创回答,不做任何文字性抄袭;回答中引用的部分图片素材来自互联网,如侵则删;他人请勿抄袭,发现必举报。

回答:

我是萨沙,我来回答。图片 11

就是八路军造不出炸药吗!

很多人认为造炸药简单,似乎今天农村作坊都能造炸药。

其实,造炸药的门槛是很高的,必须具有一定的化学工业基础。

这也是个大话题,简而言之。

造大量炸药,比如比如有大量的硫酸、硝酸和硝化棉。

炸药是用来打仗而不是用来放鞭炮娱乐的,所以不能有丝毫含糊,必须保证原材料的优质。

而当时八路军没有正经的化学工厂,只能采用土造。

土造硫酸、硝酸和硝化棉,如果产量很低自然没有太大问题。

关键是需要一定的产量,就无法保证原材料的供应。图片 12

以延安紫芳沟化工厂为例,1940年建立以后,花费2年时间才生产出炸药。

如果说延安是后方,也许制造炸药还不太紧迫,前线也是一样。

晋察冀根据地是八路军重要的根据地。

从1937年抗战爆发以来,晋察冀根据地就全力自产武器,甚至在1939年成立了军区工业部,有2000多人规模。其中一部骨干,开始研究硫酸等基本原料的制造。

然而直到1940年才正式成立大岸沟化学厂,大体宣告研究成功。

即便如此,硫酸生产工艺又经过3次改造,才能保证一定的产量。

硝酸是硫酸加上硝经过加热脱水产生的,一般浓度达到98%以上,才能用于火药制造。

生产高浓度硝酸就更困难。图片 13

至于硝化棉则更是1941年才研究成功,它可以用于手榴弹的炸药。

而硝铵炸药研究成功也是1941年,抗战已经打了5年了。

而真正适合手榴弹使用的仿周迪生炸药,则是1943年才研究成功的。到了1944年,华北和华中根据地才掌握了硝化甘油的制备技术,但战争马上就要结束了。

所以,在1942年之前,八路军手榴弹几乎都是使用低档次炸药,尤其是黑火药。

黑火药的威力小,有时候一炸两半,但制造容易,手工作坊就可以。

至于条件更为恶劣的新四军,就更是如此。图片 14

大家不知道有没有看过吴运铎的传记。

当时新四军无法制造炸药,必须从敌人丢弃的废弹或者未爆炸弹药上去搞来。

这是极为危险的。吴因一次挖炸药时发生爆炸,被炸成重伤。

还有一次,美军投掷了8枚重型定时炸弹落入新四军控制区。

谁都知道,定时炸弹随时可能爆炸。然而吴为了获得这8枚炸弹的炸药,冒死去拆卸炸弹。

所以,二战其实是工业化战争,不是一个农业国可以胜任的。

回答:

你这个问的也不太准确,八路军“边区造”手榴弹并不是一直都使用的黑火药。

早期的敌后战场因为十分缺乏火炮和枪支等制式武器,八路军就另辟蹊径的选择了技术含量最低的手榴弹和地雷进行自主制造,这就是我们所说的边区造,虽然只能用于近战和偷袭,但是比大刀长矛什么的可就强多了。根据统计,在整个抗战期间,八路军的敌后兵工厂一共生产了将近700万枚边区造手榴弹,产量是所有自制武器中最大的,这也是为什么在电视剧亮剑中李云龙能够一次性集中3600枚手榴弹轰炸山崎大队的历史基础。图片 15

黑火药不仅爆炸烟尘大,而且容易回潮,威力也比TNT炸药要小的多,但当时的边区造手榴弹却不得不使用。大家都知道,制造炸药必须要先制造出硫酸,而制造硫酸必须使用细白金粉或者使用铅板建造铅室,而当时的根据地根本就没有这两样东西,日军的严密封锁也堵死了进口的途径,因此只能退而求其次使用低劣的黑火药作为装药。图片 16当时的边区造手榴弹有多差呢?根据前线士兵的回忆,手榴弹丢到日军身边爆炸,经常只能炸成两半,甚至只能崩出一个缺口,常常听到被黑火药熏的漆黑的日军哇哇大叫,但其实只是身体受了皮外伤,并不能致死,杀敌效果很差。图片 17

但是这一尴尬局面在1940年得到了很大改观,1940年,晋察冀工业部技术室主任和化学技师发明了土制硫酸大法,就是使用当地耐腐蚀的陶制大缸作为容器提炼硫酸的方法,有了硫酸,根据地兵工厂很快就开始成批量的生产起了火炸药和无烟火药。从1941年到抗战结束,八路军敌后兵工厂总共生产了TNT炸药2.3万斤,无烟火药1.5万斤。所以抗战后期边区造手榴弹性能得到了巨大提升,不仅填充了爆炸效果巨大的炸药,而且还采用了先进的预制破片技术,再也不是当年那个只能炸成两半的土疙瘩了!图片 18图片 19

(后期八路军手榴弹已经采用了预制破片技术)

但是我们不能忘记的是,在制造过炸药过程中,许多先烈因为二氧化硫气体中毒而献出了宝贵的生命,一个小小的手榴弹折射的不正是我军一步步从弱小成长壮大的光辉历程吗?图片 20

回答:

对于很多“生在红旗下、长在新时代”的人来说,“边区造”无疑是一个比较陌生的词汇!简单而言,老辈们常说的“边区造”其实指的就是抗战时期开设在陕甘宁边区的兵工厂所生产的武器的非正式统称!

图片 21

不过由于当时受技术、资金等多种因素的制约,边区造主要以轻武器为主且大多存在威力有限、工艺粗糙等缺点,但也不失成本低廉、操作简单等优点;比如刺刀、地雷以及手榴弹。

以“边区造”手榴弹为例,作为我军抗战时期的主要杀伤武器之一,既然短期内无法实现质量的提升,那就用数量弥补:生产强度最高时,每天就有上万枚手榴弹被源源不断地送往前线。

图片 22

但当时边区造所生产的手榴弹装填基本都是黑火药;这与同时期德军的M-24型柄式手榴弹和日军的九七式破片手榴弹相差甚远:它们装填的都是TNT!仅就杀伤威力而言,远高于黑火药!

而黑火药作为我国古代的四大发明之一,近千年的悠久历史使其具备“技术相对简单、发展相对成熟”的特点,这对于当时正处于物资匮乏、技术落后、资金有限环境中的我们而言,已是十分难得的现成技术支持!

图片 23

所以说,我们的“边区造手榴弹”之所以普遍采用黑火药填装,原因只有两个字:落后!不仅装药落后,就连弹体也是由无法锻压的生铁制成。但这种种困难也无法阻挡我军在前线奋勇杀敌,也算是迫于无奈的“因地制宜”。

我是军武最前哨!

关注我的头条号,每天带来精彩内容!

回答:

因为除了黑火药,也没有别的可用,有好东西谁愿意用威力相对差一些的黑火药呢?

黑火药在我国诞生的历史悠久,以前的人为追求长生不老,会有方士炼丹,硝石木炭硫磺混合在一起可以燃烧爆炸,而黑火药很有可能是在四川被发明,因为这里是道教的发源地,炼丹大概在两汉前后最盛行,所以当时他只是作为一味药出现的。

图片 24

到了宋代各种马戏杂技增多,在木偶戏中用的烟火等,都是用刚刚兴起的火药制品暴涨和土活等来制造神秘氛围,同时还可以以火药表演幻术,比如喷出烟雾遁人变物的作为我国四大发明之一,到现在已经有1000多年的历史。

图片 25

抗日战争时期,我国的条件比较艰苦,没有什么可以拿来制作炸药的东西,而黑火药是一个可以用土办法获得的不错的原料,技术要求不高,很多民间就可以做,渠道多,容易获得,虽然和鬼子的没办法比,但是好歹有总比没有好。

图片 26

一般边区造出来的手榴弹杀伤力有限,因为没有条件去做硫酸,工业基础不好,需要使用She白金粉或者用铅板建造谦是当时哪有啊?进口又是不可能的,一点半点也解决不了任何问题。,都是被逼得,有好的谁不想用呢?也是被逼无奈了。

回答:

炸药的制造,需要硝酸等原料,当时边区工业基础几乎全无,加上国民党的封锁,这些原料都是稀缺物资,后来虽然实现了土法炼制,但是产量有限,所以手榴弹、地雷等产品都只能使用制造相对简便的黑火药。

图片 27

使用黑火药制作的手榴弹,瞎火率高,威力小,破片少,电视剧《亮剑》里李云龙顺手捞走了200箱“边区造”手榴弹时不忘吐槽一番:边区造太差,一炸就成两半,根本比不上日本的“香瓜”手雷。

图片 28

这也是符合历史的,曾经有过战例,八路军某部在进攻一个碉堡时,从射击孔里扔进去几十颗手榴弹,最后是爆炸产生的烟雾把里面的守军熏了出来,边区造手榴弹的威力差可见一斑。

图片 29

边区兵工厂的技术人员根据战士的反馈,不断摸索,对手榴弹的设计进行优化,一步一步提高了发火的可靠性和手榴弹的威力。1943年之后,“边区造”手榴弹质量已达到相当水平,而且产能也不低,基本满足了部队的使用需要。

这里我们要感谢那些技术人员和勇敢的战士,是他们的努力付出,为击败日寇做出了伟大的贡献。

回答:

实际上黑火药用的比较少,绝大多数边区造的手榴弹,地雷,炸药包用的都是周氏炸药。

图片 30

周氏炸药基于硝化甘油,但正儿八经的硝化甘油虽然爆炸能量比黑火药好的多,但太不稳定,所以用谷糠粉吸收硝化甘油,然后混入一定量精炼的硝,少量二硝基萘(用卫生球。这种爆炸物比黑火药强的多,又比硝化甘油稳定的多,关键是材料都好搞。不像TNT这种炸药需要石化原料,对于边区根本不可能…

回答:

一磺二硝三木炭,百姓家里制作火药。

回答:

早期是没有相应的技术,黑火药方便制造,1940后技术升级了

有不少前线战士反映,往往一颗手榴弹扔到日本兵旁边爆炸,硝烟过去看到的是,鬼子全身乌黑站在那里哇哇大叫,原来这种黑火药只能让他们受些皮肉之伤而不能致命。为解决火药问题,八路军兵工厂的化学工程师、火药技师采用缸室法终于建成了制造硫酸的化工厂。人称硫酸是火药之母,它的问世使现代火炸药走进了八路军的武器库,有了无烟发射药、硝铵炸药就能使兵工厂生产的迫击炮弹、掷弹筒弹、手榴弹和枪弹的威力大增。

中共武装作战缴获另一对象是国民党顽军。国共第二次合作达成后,尽管国共两党携手抗日,但国民党对中共的发展始终存有芥蒂,并在1939年之后屡屡挑起事端。在山东,以沈鸿烈为代表的国民党顽固派提出了“宁伪化,不赤化”、“宁亡于日,不亡于共”、“日可以不抗,共不可不打”等反共口号,并从1939年3月开始,连续制造了“太河惨案”、“雪野事件”、“淄河事件”和“葛家惨案”等等系列摩擦流血事件。有资料显示,仅从1939年6月到11月中旬,国民党顽固派就向山东八路军进攻90多次,杀害中共军民1350多名,扣押中共干部战士812人,缴去山东八路军枪械2057支。而在同一时期,山东纵队同日伪军作战200多次,消灭敌伪4500多人,本身仅伤亡1200多人。

图片 31

图片 32

黄崖洞兵工厂经过反复试验,于1940年8月1日研制出一种灵巧的新型七九步枪,实战效果优于日本造的三八式步枪,只是因手工作业产量不大,抗战期间共制造出1万多支。兵工厂还依照日军的掷弹筒,生产出自己的掷弹筒。当时兵工厂的钢铁原料,全部取之于部队和民兵破路拆卸的敌人的铁轨,再用毛驴运往兵工厂。当时有人开玩笑说:“八路军真是‘扒路军’啊!”意思是最擅长扒铁路。

《大众日报》发行“太河惨案”专刊

图片 33

面对国民党顽固派在山东制造的一系列摩擦,中共在忍无可忍的情况发起了自卫反击战役,缴获了部分武器。1939年7月至1940年7月,山东纵队在反摩擦斗争中,缴获国民党顽军电台3架、炮3门、机枪50挺、枪11000支。1940年7月至1941年4月,山东纵队在反顽作战中缴获大小炮51门、机枪73挺、炮弹522发、长短枪6700支、子弹121325发。

在抗战期间,八路军兵工厂生产出手榴弹近700万枚,日军也往往反映,共产军子弹奇缺,却特别愿意用手榴弹。新四军在苏中也开设了兵工厂,通过从上海秘密运来机器和钢管,生产出几百门51毫米口径的轻迫击炮,并自制了枪榴弹。

然而,在国共合作共同抗日的时局面前,为保存抗战力量,中共对待国民党顽军的态度十分慎重。1944年1月18日,中共中央书记处致电各中共中央局、分局等:“为保持国共间之平静,争取抗战最后胜利起见,请你们通饬有关各部队,对于国民党军队,我军谨守防地,不得发生由我启衅之任何事件。仅在彼方进攻时,我应执行自卫原则。如发生大的事件,须先行报告,待命处理。”因此,中共对待顽军的态度主要以团结疏通为主,只是在顽军咄咄逼人时才会发起反击,且有时会把缴获的武器退还顽军。

图片 34

图片 35

当年设立在农村根据地的兵工厂生产的武器数量质量都有限,对敌后抗战还是起到了不小的作用。人民兵工事业在烽火中建立,这也为后来新中国的军事工业的大发展奠定了最早的基础。

1944年8月,山东八路军在利津战役中缴获的敌军枪炮

在中共领导的山东抗战中,处于中共武装三级体制最底层的民兵也作出了很大贡献,取得了很大战绩。据统计,从1939年到1945年,山东民兵缴获飞机4架、汽艇10艘、运输船52只、机枪195挺、长短枪10853支。

瓦解敌军,争取敌军的反正,这也是中共武器装备来源的重要渠道。在对日军工作方面,在山东军区部队的政治攻势下,日军被俘投降的人数逐年增加。据不完全统计,1942年为17人,1943年为27人,1944年则增至292人。瓦解敌军的显著成效主要体现在伪军方面。1943年,山东军区瓦解伪军7000余人。1944年6月至1945年5月,在中共政治攻势与军事威胁下,山东伪军大股反正65次,共16085人,带出兵舰1只、重机枪2挺、钢炮2门、汽艇4艘、迫击炮55门、轻机枪152挺、长短枪9159支。

除了作战缴获和争取敌军反正外,中共还通过各种渠道从日伪军、国民党军手中够买了一批武器弹药以解燃眉之急。一一五师教导三旅七团甚至利用阳谷县伪军的关系,托人购买到了两发九二式步兵炮弹,为后来的炮弹仿制提供了便利。但是,不管是从敌占区购买武器,还是运输武器经过敌占区,成本与风险太高,稍有不慎,人、财、物俱失,购买之法根本不能满足持续抗战的要求。

然而,武器取之于敌顽的方法在抗战中期很难再行之有效。因为在1938年秋,华北日军情报部门已认定“共党势力为华北治安之最大隐患”,从1941年春开始,日军开始频繁“扫荡”华北各抗日根据地。此时,在与中共的较量中,日军也逐渐意识到八路军的武器装备主要来自己方。于是,日军在濒临被歼时,常常主动破坏武器及其它军用品。1941年4月23日,中共中央军委发出的一份指示称:“与日寇战斗中,枪械弹药之缴获较少,而国民党不会再发弹药。因此我各根据地,对兵工建设应有正确的原则与注意。”由此,中共自办兵工建设的重要性开始凸显。

图片 36

1944年8月,鲁中军区在沂水葛庄缴获的日军七五山炮

自造武器

在中共看来,建立自己的兵工厂,做到自产自给才是解决武器问题的根本之道。早在抗战爆发之初,毛泽东等人就已经意识到了自己造枪的重要性。1937年10月21日,毛泽东在发给周恩来等人的电文中指出:“我们必须在一年内增加步枪一万支,主要方法自己制造。”然而,在抗战初期,由于中共尚可广泛收集民间枪支,且国民党方面略有武器拨付,自办兵工厂的问题显然没有那么急迫。但是,随着华北敌后抗日根据地的建立、发展和壮大,尤其是百团大战之后,八路军引起了日军的高度关注,国民党对中共的防备之心也与日俱增,这都让中共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军事压力。因此,八路军总部不得不告诫各地武装,只有“切实的贯彻彻底自力更生的精神”,才是战胜民族与阶级敌人的基本条件,任何丝毫的忽视,“必将招致严重的恶果”。

就当时山东的具体情况而言,中共在山东建立兵工厂亦是迫在眉睫。一方面,山东八路军的扩军速度较快,山东纵队在1940年上半年有51000余人,一一五师在1940年9月份发展到70000多人,都需要及时补充武器装备。加之中共还要武装数量庞大的民兵自卫武装,部队在战斗中又存在枪支损坏、遗失等现象,山东八路军在武器弹药方面所面临的压力可想而知。另一方面,如果说枪支的特点是可重复使用,弹药的特点却是易消耗,因此,与枪支不同,中共依靠缴获并不能解决弹药问题。1940年7月至1941年4月,山东纵队作战缴获日伪军子弹38996发、炮弹362发,但战斗消耗损坏子弹227000多发、炮弹500发、手榴弹24165枚,子弹消耗与缴获比为5.82:1,炮弹消耗与缴获比为1.38:1。

可见,面对山东抗战中所出现的武器问题,在抗日根据地遭受封锁、破坏,民间不能供给,对敌又不能大量缴获,即便缴获又不能弥补消耗的情况下,中共只有通过自造武器予以解决。

其实,中共领导的山东各抗日游击支队早在起义之时,就已经注意到了自办兵工问题,但因初期条件有限,兴办的多是简单的随军修械所和小型的炸弹所。然而,简单的修械所和炸弹所难以应付现代化的战争,也难以应付抗战的长期性。随着中共主力的到来和山东抗日根据地的日益巩固,在相对稳定的环境下筹办兵工厂的时机逐渐成熟。

抗战时期,中共领导的山东兵工建设以胶东地区成绩最大。早在胶东人民抗日游击第三支队创建不久,该部就兴办了胶东最早的小型兵工厂,利用土法生产枪支、子弹、手榴弹和小型迫击炮。1938年5月,八路军山东人民抗日救国军第三军建立了胶东第一个兵工厂黄县圈杨家兵工厂。此后,胶东陆续建立兵工二厂、三厂、四厂和五厂。1944年,胶东军区兵工厂生产子弹231418发、手榴弹248685枚、地雷19612个、50毫米掷弹3992发、炮弹2659发、无烟药452.5斤、炸药1019斤,但仅生产枪441支、50毫米掷弹筒169个、迫击炮2门。

在渤海、清河地区,在1942年下半年,清河兵工厂可月产刺刀200余把、炸弹300余枚、子弹数千发,还能修复、仿制“捷克式”轻机枪和生产“八二”迫击炮弹。

在滨海地区,1945年,滨海兵工厂生产鹿砦雷近300发,“五五”迫击炮400门,“八二”燃烧弹500多发,“八二”迫击炮弹3600余发,地雷3900多个,黑火药8600多斤,子弹10000多发,手榴弹280000多枚。

在鲁中地区,1942年,鲁中军区设立的军工科在抗战后期可月产地雷1500个,手榴弹100000枚,并能制造生产“八二”迫击炮。

在鲁南地区,1944年底,鲁南军区兵工厂每月能出枪榴弹筒30个,手榴弹15000枚(如只生产地雷可出6000个),可制打刺刀300把,黑火药1200斤,翻造子弹3500发,手榴弹把6000个,枪榴弹把6000个,还能修理长短枪、轻重机枪,提供炮配件。

整体来看,中共领导的山东兵工建设基本保证了抗日部队对弹药的需求,惟枪支生产相对较少。不过,这一现象并非兵工生产伊始就是如此,也并非山东抗日根据地所独有,而是贯彻执行中共中央指导方针的结果。1941年4月23日,中共中央军委发出《关于兵工建设的指示》,指出:“兵工建设应以弹药为主、枪械为副,在现在条件下,我兵工建设只能充实我技术装备,即补充弹药(步机枪弹与大量制造手榴弹),改善枪械,希望我兵工建设把我军技术装备水平进一步提高是不可能的。”显然,对中共而言,在敌我工业技术水平极大悬殊与敌后根据地极不巩固的条件下,希望生产新式武器,求得敌我装备实力平等,根本不现实。因此,在当时条件下,中共搞兵工生产的基本方针就是“修理枪械,翻造子弹,特别是大量生产手榴弹、地雷等等,大量发给军队,民兵及居民,以便到处与敌人斗争,以数量胜质量。”

图片 37

胶东第一兵工厂旧址

但是,即便中共把军工生产降到了以生产弹药、修理枪械为主的最低限度,在日军的频繁“扫荡”和国民党军的封锁下,山东的兵工建设仍然面临严重的困难。

首先,缺乏稳定的生产环境。因为日军在“扫荡”根据地时把兵工厂作为重点攻击的目标之一,故经常导致工人被杀、机器被砸、兵工停产。如1943年11月6日,日军对山东清河地区进行大规模“扫荡”,清河军区兵工总厂工具、材料损失80%,被迫停产。然而,生产环境虽然恶劣,却难以阻挡中共山东兵工人员的生产研发热情。在基本上并不具备生产现代兵器的艰苦条件下,山东兵工人员通过把现代科学技术与民间手工艺相结合,仍旧逐步解决了步枪、机枪、迫击炮、步兵炮、掷弹筒等现代兵器以及无烟火药、黄色炸药等产品的制造工艺问题,并投入生产,支援前线,进而提高了部队的战斗力。

其次,中共面临兵工人才和原材料的严重短缺。当时,为了解决兵工人才问题,山东八路军积极通过多种形式,或招收民间手工业者、地方学生,或培训有一定文化的战士,或改造被俘的日伪军技术人员,来不断壮大兵工技术骨干队伍。对于原材料匮乏问题,各兵工厂也是想方设法予以解决,或扒敌人铁轨,或靠当地政府筹集,或派采购员外出采购,或收集战地弹壳碎片。

总之,在中共的领导下,山东的兵工人员尽最大的努力来保证兵工的生产,以坚持山东敌后艰苦卓绝的斗争。至1944年,山东军区已发展到28个兵工厂,队伍达5000余人,年产掷弹筒270个、迫击炮弹5000余发、刺刀5000余把、掷弹10000余发、地雷40000个、手榴弹60余万枚、子弹100余万发。

(本文首刊于《抗日战争研究》2018年第4期,原题《中共山东抗日武装武器来源探析》,作者刘世超为山东农业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讲师。本文已经作者删改,原文注释从略,澎湃新闻经授权发布。)

You can leave a response,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Leave a Reply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