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欲明确美军在钓鱼岛问题遏制中国作用,再进一步

  【环球网综合报道】据日本《产经新闻》10月22日报道,21日,日本政府在首相官邸举行“安全保障与防卫力量恳谈会”会议,决定了《国家安全保障战略》概要,这一战略将成为日本外交与安全保障政策的中长期基本方针。这一战略将明确提到中国与朝鲜的军事威胁,并要求修改武器出口三原则。12月,内阁将决议通过这一战略。一直成为舆论焦点的集体自卫权问题,此次并未列入这一战略。

  日本政府在通过解禁集体自卫权的内阁决议后,日本首相和防卫省大臣就匆忙踏上“解释之旅”,分别访问大洋洲和美国以寻求在安保领域的深化合作。但在日本国内,各界纷纷对抗安倍修宪解禁集体自卫权的行动。日本在野党瞄准明年要举行的统一地方选举,打算以“反战”来对抗安倍政权。日本民间团体发起“日本宪法原第9条申请诺贝尔和平奖”的签名活动。该活动负责人称,“借世界良知的力量来阻止政府的愚蠢行为才是我们的安全保障”。

  中新网4月2日电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的“强军梦”在4月1日又向前推进了一步。日本政府当天召开内阁会议,通过了取代“武器出口三原则”的“防卫装备转移三原则”,大幅放宽向外输出日本武器装备和军事技术的条件。

  日本政府首次制定的国家安保战略将成为外交和安全保障的最高指针,并将成为12月出台的新“防卫计划大纲”的基础。概要将基本理念定义为“作为和平国家,基于积极和平主义立场,对于世界和平、稳定和繁荣作出贡献”,这是在强调安倍主张的“积极和平主义”。

  共同社6日称,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当天上午启程前往新西兰、澳大利亚及巴布亚新几内亚大洋洲三国访问。安倍将与澳大利亚总理阿博特举行会谈并签署经济伙伴关系协定(EPA)及防卫装备合作相关协议。安倍在羽田机场接受采访时强调:“希望构筑日澳关系的新时代。此次访问将展示积极和平主义的新姿态。希望签署日澳防卫装备转移合作协议,不仅在外交方面,也在防卫及安全保障领域加强合作。”据报道,安倍将在与三国首脑的会谈中重点介绍日本已在内阁会议上批准修改宪法解释以解禁集体自卫权。他还将与澳国家安全委员会(NSC)成员举行会谈,确认安保领域的合作。安倍就日澳关系表示:“希望把共享普世价值观及战略利益的两国关系提升为肩负地区和平、稳定与繁荣的特别关系。”安倍已于6日晚间抵达第一个目的地新西兰。

  其实早在安倍执政前,“武器出口三原则”已逐渐名存实亡,安倍则是彻底亲自废除了旧原则,抛弃日本战后和平理念。分析指出,通过修改武器出口原则,实现解禁集体自卫权,日本再次为军事崛起“添砖加瓦”。而这一举动则不能不引起国际社会的警惕。

  关于今后的政策目标,概要表示:“为了确保日本的安全,需加强必要的威慑力量,防止直接入侵,并减少所受到的损失。”该战略希望加强日美同盟,推进亚太地区安保合作,通过国际合作而非武力加强威慑能力。

  与此同时,日本防卫大臣小野寺五典6日也开始访美的行程。日本NHK电视台称,小野寺五典将和美国国防部长哈格尔举行会谈,并向哈格尔说明有关安倍政府解禁集体自卫权的事情。小野寺将就修改宪法解释后日本行使集体自卫权的3个新条件、解禁集体自卫权的内阁议案以及今后将会继续推进相关法规的完善工作等向哈格尔详细说明。除此之外日方要确认在今年年底修改的日美防卫合作指针中,要反映出日本解禁集体自卫权后日美更进一步的合作内容。报道称,小野寺五典和哈格尔会谈中还会就“中国频繁的海洋活动引发东海、南海持续紧张”交换意见。

  “武器出口三原则”早已名存实亡

  关于当前议题,概要提到了海上航线及网络空间面临的风险,国际恐怖主义威胁等,并表示有必要应对正在加强军备的中国,以及推进核武器及导弹开发的朝鲜。

  尽管日本官方就日美防卫合作指针将如何修改问题表态一直模糊,但是日本《读卖新闻》日前在题为“修订日美防卫合作指针旨在达成日美军事无缝对接”的文章称,日本政府打算修订日美防卫合作指针来“明确规定美军对于钓鱼岛种种事态的介入内容,借此加强对中国的遏制力度”。为完善解禁集体自卫权后扩大自卫队任务的法律,安倍出访前表示,“这将是一次大的法律修改”,将新设负责制定安保法案的担当大臣。

  日本政府1967年颁布实施“武器出口三原则”,即禁止向社会主义阵营国家、联合国决议规定实施武器禁运国家以及国际冲突的当事国或有冲突危险的国家出口武器。1976年,当时的三木武夫内阁又对上述原则进行增补,实际上全面禁止了武器出口。

  安倍打算在相关专家会议建议解禁集体自卫权后,再表明允许行使的方针。但是,公明党的谨慎态度“超出预期”(政府高官语),因此集体自卫权解禁一事仍处于停滞之中,也无法明确写入国家安保战略草案。战略中只能提到“积极和平主义”。

  对于安倍政府积极推动解禁集体自卫权,日本各界纷纷表示反对。《东京新闻》称,共产党和社民党两党打算以“和平”和“反战”来唤起社会舆论。日本共产党委员长志位和夫在神奈川演讲时称“将日本变成一个杀人和被杀的国家可以吗?要对军国主义复活的道路大喊NO!”日本社民党计划将7月和8月定为集中抗议解禁集体自卫权决议的月份。

  然而,基于三原则采取的禁运措施在安倍政府以前曾被多次打破。随着1983年向美国出售武器制作技术被当作“特例”处理,“武器出口三原则”即被逐渐放弃。进入21世纪后,日本“武器出口三原则”开始名存实亡。

  日本面临的亚洲安全形势日趋急迫。安倍也对周边人士表示:“今后一两年内,日中的军事均势将会失衡。”这流露出一种危机感。

  日本民间现在也出现众多反对行动。6日,日本民主党、社民党等在野党及市民团体代表5000多人在大阪举行集会,抗议日本内阁解禁集体自卫权的决定。《神奈川新闻》称,日本民间团体还发起“将日本宪法原第9条申请诺贝尔和平奖”的签名活动,目前已获得13.3万个签名。该活动负责人称,如果宪法原第9条获得诺贝尔和平奖,那么将更难被删除,某首相也就不能在修改宪法解释上“暴走”。该活动还计划在全世界征集签名,“借世界良知的力量来阻止政府的愚蠢行为才是我们的安全保障”。

  安倍第二次执政后进一步破坏了“三原则”。去年12月,安倍政府制定的“国家安全保障战略”中,明确提出将修改“武器出口三原则”。为取得日本民众理解,安倍政府决定以“防卫装备”替代“武器”一词,并将“出口”改为“转移”。

  解禁集体自卫权之后的工作就是修改自卫队法,以及增加预算以加强防卫力量。首相希望未来修改宪法,建立符合国际标准的“国防军”,制定国家安保战略只是起点而已。

  日媒也不断披露日本自卫队的“高死亡事故率”,借以对抗防卫省近来给高中生等年轻人发出的加入自卫队邀请。《东京新闻》6日称,从2004年至今年5月日本自卫队的死亡事故是同时期消防队员的3倍,警察的7倍以上。随着日本解禁集体自卫权,日本专家指出“对自卫队员来说可能会更加严酷”。

  根据新的“防卫装备转移三原则”,日本将在下述情况下允许出口武器装备和技术:一,有助于促进和平贡献和国际合作;二,有助于日本的安全保障。基于第二点,日本还将可以与以美国为首的安保领域合作国共同开发和生产武器装备,加强与同盟国等方面的安保与防卫合作,确保自卫队和日本人在海外活动的安全。

  新“三原则”不仅释放了日本军工能力生产,更加强其在东亚地区的军事存在。日本媒体解读称,这意味着日本今后能以维护海洋航路安全为由,向菲律宾等“盟友”提供舰船、军机等装备。

  媒体指出,相较于旧“三原则”,日本政府完成从“原则禁止”武器出口到“原则解禁”武器出口的180度转身。

qy88千嬴国际官网,  修改武器出口原则,实质上是日本谋求军事崛起的重要路径之一。有分析认为,安倍政府去年首先在综合战略和政策上取得突破,再通过局部的推进和改造,从根本上解除了日本军力发展的限制。

  废弃战后和平国家理念

  在日本内阁通过“防卫装备转移三原则”之时,针对解禁集体自卫权的讨论也在如火如荼地展开。3月31日起,安倍所在的自民党开始党内讨论,计划达成一致意见,说服共同执政的公明党,最终实现阶段性的集体自卫权的行使目标。

  武器出口原则与解禁集体自卫权并行,将使日本战后基于和平宪法推行的国策加速转变。

  分析认为,一旦解禁武器出口,将意味着军火工业的新繁荣。日本军工企业将构成一个几乎没有武器不能生产的庞大“军工帝国”,并由此获取难以估量的经济效益,在军火工业推动经济的同时,安倍的“军事强国之梦”
将从此走上快车道。

  而一旦解禁集体自卫权,日本自卫队将无限接近于“普通军队”,甚至有可能令日本自卫队能够在海外行使武力。

  为了达到这一目标,安倍政府作出两手准备,提前铺路。去年12月,日本政府决定首个国家安全保障战略,并以此战略为指导方针修订了新《防卫计划大纲》和《中期防卫力量整备计划》。被誉为“安保三箭”文件的出台,令日本安保理念和政策出现根本性转折。

  另一方面,日本防卫省进一步强化海空装备,不仅决定实施对准航母战舰“出云”号的装备计划,构筑“离岛夺回作战”立体军事态势,还计划进行大规模战机更新换代,大批购入美国最新的F-35,以期从军事上配合集体自卫权的解禁。

  分析指出,在“积极的和平主义”外衣下,包裹的是安倍政府意图突破宪法限制、摆脱“战后体制”,给军力发展和对外动武解禁的“强军梦”。

  周边地区局势恐恶化

  安倍谋求日本军事崛起的意图正在以修改武器出口原则、解禁集体自卫权等方式加速前行。从充足的前期铺垫,平衡各方态度、积极展开对外宣传可以看到,安倍为了实现其“军事大国”的梦想可谓煞费苦心。然而分析指出,日本安保政策的转变,无疑将给中国的安全环境带来“负能量效应”。而种种军事动向更可能引发地区局势的恶化。

  为实现军事崛起,安倍政府大肆宣扬“中国威胁论”,妄称中国用实力单方面改变现状,企图误导内外舆论。在钓鱼岛问题上,日本还将争端“国际化”、“危机化”,无一不是在制造借口。

  去年10月,安倍就曾在出席日本和东盟各国首脑峰会时表明其“冷静应对”钓鱼岛争端的态度,更将东海与南海局势扯在一起,呼吁东盟各国同日本合作,牵制中国海洋动向。安倍还在去年访问菲律宾时大开支票,承诺提供10艘巡逻船,帮助菲提高海上竞争能力。

  此外,安倍还借着美国“重返亚太”战略的机会,宣传强化日美同盟,扩大在东亚地区事务中的影响。

  打压中国、拉帮结派,安倍期待通过在亚太地区搅浑水的方式获得一杯羹。而解禁集体自卫权、修改武器出口原则就是安倍达到这一目标的必要条件。尽管这些转变表面上是日本对内政策的变化,但右倾化的日本如今不能不引起邻国的警惕。

  “如果大家想把我叫做右翼军国主义者,那就请便吧。”安倍曾在美国吐露出自己的真心话。在这样的姿态下,日本的修宪、强军必将为世界格局带来不稳定因素。

相关文章

You can leave a response,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Leave a Reply

网站地图xml地图